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妈妈提醒 > 行业发展快速分化 小贷公司向何处去

行业发展快速分化 小贷公司向何处去

作者:重庆泰林助孕时间:2019-05-31 06:15:21热度:99317
受金融科技冲击和自身发展局限,近年来小贷公司发展趋缓,行业优胜劣汰形势加剧。对此,小贷公司还需俯下身子做好细分市场,充分发挥与小微客群的天然联系优势,拥抱新科技

  受金融科技冲击和自身发展局限,近年来小贷公司发展趋缓,行业优胜劣汰形势加剧。对此,小贷公司还需俯下身子做好细分市场,充分发挥与小微客群的天然联系优势,拥抱新科技和新管理模式,提升客户定位能力和管理水平,深入挖掘小微企业与“三农”广阔的市场空间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2019年一季度小额贷款公司统计数据报告》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7967家;贷款余额9272亿元,一季度减少273亿元。实际上,去年以来,小贷公司的数量和贷款余额均逐步下降。

  2015年是行业的“分水岭”,在此之前,小贷公司快速增长,之后横盘。曾经“风光”的小贷公司如今为何发展缓慢?未来向哪里去?经济日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业内人士和专家。

  引导民间融资阳光化

  所谓小额贷款公司是由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审批、监管,由自然人、企业法人与其他社会组织投资设立,不吸收公众存款,经营小额贷款业务的有限责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我国从2005年开始小贷公司试点,随着2008年《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简称《指导意见》)发布以及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小贷公司迅速发展,不断壮大。

  小贷行业肩负着引导民间融资阳光化、规范化的使命,已成为社会融资活动重要组成部分和传统金融供给的有益补充,在地方经济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表示,服务“三农”、将资金引入欠发达地区,是监管推动小贷公司试点的政策初心。为此,监管设定了区域经营和杠杆率限制,小贷公司做不大,才甘于做服务县域和“三农”的金融“毛细血管”。

  据统计,小贷公司面向小微企业及“三农”等实体经济提供专业放贷,主要分布在县乡城镇。小贷公司的单户借贷金额在70万元左右,有的公司户均贷款不足6万元,且年周转率可达2次以上,是真正的小额贷款服务。

  小贷行业发展轨迹是怎样的?据广德东方小贷公司董事长芮峰介绍,2005年之前,小贷行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直处于萌芽状态;2005年至2015年,小贷行业度过了一个烦恼相伴而发展迅速的成长期;2015年至今,小贷行业步入了优胜劣汰加剧的成熟期。

  行业发展快速分化

  据业内人士介绍,大约在2013年,小贷行业就开始出现分化迹象,到了2015年,行业发展迎来分水岭。

  “据小贷协会2015年调研数据,一些省份超过1/3的小贷公司不能正常营业。与农商行、城商行的困局一样,当实体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叠加金融科技崛起,小贷公司经历着生死考验。”薛洪言表示,经济增速下行带来的影响是,小贷公司不良率攀升,利率下降;金融科技的影响是,巨头下沉,模式变革。“影响交织下,龙头尚可勉力应付,中小贷公司则渐渐跟不上节奏。”

  薛洪言认为,不准跨区域经营、融资杠杆率低(一般不超过1.5倍),是小贷公司身上的两道“枷锁”。有了互联网放贷资质,小贷公司机构数量于2015年三季度达到顶峰。后来,强监管来临,表内业务愈发受限;再后来,助贷兴起,没有牌照也能做业务,小贷牌照的价值越来越弱。

  “实际上,小贷公司的融资渠道问题在制度层面没有太大障碍,可以向政策性银行或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申请批发贷款,也可以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资产收益权转让等方式直接融资。然而,人民银行数据显示,小贷行业的整体杠杆率大概只有1.2,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小贷公司融资面临着无形的天花板。”芮峰表示。

  在薛洪言看来,小贷牌照价值不断被边缘化,并带来了两大影响。一是传统龙头公司不断“走出去”,申请新牌照,超越小贷公司的约束,综合化发展;二是申请门槛越来越低,那些没有牌照的机构,尤其是互联网机构,以小贷牌照为切入点,加速布局互联网金融。一出一进之间,小贷行业快速分化——传统龙头公司快速淡出,互联网巨头全面主导。龙头公司更迭过程中,一些小贷公司慢慢背离了最初的定位,踏上了大型化之路。

  芮峰说,小贷公司出问题绝大部分都表现为不良贷款高企甚至失控,最终走向经营枯竭的窘境。放贷的核心是评价并管理风险,尤其是客户的信用风险,大部分小贷公司输就输在客户定位和管理上,例如在客户选择上偏好垒大户或赚快钱,在管理上依赖抵押物而不追求信贷技术,等等。

  “内外兼修”突出重围

  据业内专家介绍,整体而言,小微客户的违约风险高,对风险的有效识别与管理需要专业技术和方法,大中小银行很难真正地俯下身来做好这个风险高收益低的细分市场。与小微客户群体有着天然联系的小贷公司,如果想要生存,就必须要有啃下这块硬骨头的信心,也要学会拥抱信贷、科技和管理技术。

  作为小贷行业过去十年发展的亲历者,芮峰认为,在小贷行业面临实体经济变化与同业竞争剧烈波动的同时,小贷行业的监管政策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资本补充、财税与风险损失补偿等方面的设计有待改进。

  “日前,网传监管正酝酿统一的互联网小贷监管办法,将注册资本进一步提升,杠杆倍数也相应扩大。”薛洪言认为,小贷公司大型化,是时代变迁的结果。再深一层看,小贷公司大型化,也是科技重塑金融的必然要求。科技打通了时空界限,消解了小贷公司“小而美”模式的生存空间,大型化叠加科技化,是小贷公司的一条可行出路。

  在从小到大这个过程中,优胜劣汰、整合重组是“家常便饭”,行业发展也将进入全新阶段。

  芮峰说,短期而言,以小贷公司小微企业和农户贷款执行银行业金融机构税收政策为代表的政策变化,也在为小贷公司走出困境创造有利的外部环境。长期来看,小贷公司经营的放贷业务一直也将永远是金融业的核心业务之一,解决小微企业与“三农”贷款难、贷款贵的市场空间仍然是巨大的。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姚 进